女性參政政策論述

能力與性別無關
能力與性別無關
日前在媒體上看到獨派大老辜寬敏先生評論民進黨四大天王做為2008總統候選人的最適對象中,提到:穿裙子不適合當三軍統帥。姑且不論四大天王的人品與能力為何,辜先生以「穿裙子」一詞來指涉女人,而不直言女性,是一種貶抑的說法,基本上已經是一種言語的歧視,而直言女性不適合當三軍統帥更是否定女性能力的發言,對此,我們表達強烈的抗議。 一個人是否適合擔任國家領導人應該取決於他的人品、能力等,而不應以性別來判定他是否適合。更何況觀諸世界各國,目前已有多個國家的國家領導人/三軍統帥,為優秀的女性政治人物,如:瑞典、芬蘭、澳洲等。尤其瑞典、芬蘭的國家競爭力更是在全球前三名,顯見女性有能力擔任此一職位,且其表現相較於男性毫不遜色! 一個國家女性的參政程度代表著這個國家的進步與否,也代表這個國家的民主化深化程度,在台灣高喊「兩性共治」的今天,辜先生此種言論無疑是對於台灣民主運動的反挫!      
+ read more
「金喉獎頒獎典禮」 民間社福推動小組推薦立委名單
「金喉獎頒獎典禮」 民間社福推動小組推薦立委名單
民間社福推動小組呼籲各政黨保護受獎立委珍貴資產 由民間社福推動小組(本次頒獎典禮發起小組成員包含:中華民國殘障聯盟、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台灣女人連線、勵馨社會福利基金會(防暴聯盟)等舉辦的金喉獎今天在台大校友會館公開頒獎。團體代表將象徵兒童的小盆摘、象徵好「管家」的小畚箕小掃把、象徵老人的防走失手鍊、智障者親手縫製的圍裙、斷臂(象徵身障者)楊過的正義之劍、以及象徵打破性別刻版印象的拳擊手套送給被提名的八位現任立法委員,作為獎品以玆鼓勵。 前殘障聯盟秘書長王榮璋連續獲得四個獎項,獲得四個社福團體的肯定;而王昱婷也獲得兒童、婦女、身障領域的三個肯定。主辦單位表示這次獲獎的八位立委絕對是團體嚴選,縱使只獲得一個獎項,都代表該委員在社福議題上有投注相當心力傾聽民間聲音,戮力法案推動和政策監督。 主辦單位表示在提名程序上,各團體提交討論的委員,需要整理出各委員的重要質詢事件與內容簡述、重要社福法律提案(主題案)、重要政策推動以及推薦理由,然後還要佐以委員是否親自了解議題、參與議事,而不是僅止於質詢稿撰寫、修改一兩個條文或拿報紙質詢等講求議事紀錄上業績的便宜行事。這些資料更需由各團體整理成書面紀錄供記者和民眾查考。 當政治已被台灣民眾解讀為藍、綠對抗;當媒體和政治人物交織出只有演出全武行或極端衝突的政治議題才上的了版面的社會環境,民間社福推動小組希望金喉獎能喚醒各政黨,重視這些受獎的專業社福立委,在不分區專業組的提名程序能予以嚴肅的重視,各團體將以此為評鑑政黨提名不分區是否重視社會福利的指標;另外,在區域立委的選舉過程,不管是各政黨內的協調、初選亦或即將到來的選舉,小組也呼籲關心社會福利健全發展的選民,再更加嚴酷的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民調甚至投票時,都能參考金喉獎獲獎名單,給予這些稀有立委最大的支持。 頒獎典禮完成後,小組成員更將拜會各政黨,表達希望政黨更加重視社會福利保護稀有立委的心聲。 小組亦對當今立院運作情形提出幾點建議: 1. 我們建議增加立法院與民間各種聲音的溝通平台。目前行政部門已設置諸多各領域議題的協商平台,於決策制定過程收集各方意見。在立法院雖個別委員會積極接受民間團體的立法遊說,不過在體制上雖立法院職權行使法賦予各委員會得舉辦相關可做成紀錄的公聽會,不過立法院的這項權力卻鮮少被召委及委員會決議行使。建請立法院針對各項重大社會工程、社會福利議題,能以公聽會形式公開讓各方意見進行對話,並做成立法方向或政策監督的依據。 2. 我們反對密室協商政治,縱使密室協商可增加立院議事效率,不過卻可能造成個別委員對於某些法案或預算沒有道理的政治性杯葛,而造成弱勢受益族群的傷害,去年包裹於六星計劃中的社區化照護計劃預算被刪就是一例。希望在所有提案都能被理性、公開討論,並且留下相關亦錄供事後評價。 雖第六屆已經完成許多重要的社福法案,但已經躺在立法院或被交付各委員會待審的社福法案仍然非常多,包或精神衛生法、身心障礙者保護法、兒童及少年福利法、國民年金法等,各關注團體都在害怕屆期不連續的戲碼再度重演,法案遊說與溝通又需重頭來過。第六屆立委任期僅剩下兩個會期,小組期待這些受獎立委以及或許默默耕耘卻沒獲獎的委員們加把勁,讓第六屆交出漂亮成績單。 推薦單位 獎項名稱 得獎委員 兒童福利推動聯盟 最佳護苗有功獎 王昱婷 勵馨基金會 (防暴聯盟) 最佳管家獎 沈智慧、雷倩 王昱婷、郭林勇 智障者家長總會 最佳疼憨人獎 王榮璋、徐中雄 老人福利推動聯盟 最佳惜老大人獎 楊麗環、王榮璋 台灣女人連線 最佳性別戰士獎 黃淑英 殘障聯盟 最佳神鵰大俠獎 王榮璋、王昱婷        
+ read more
 選戰口水淹腳目,女性尊嚴地上踩!
選戰口水淹腳目,女性尊嚴地上踩!
選戰接近後期,媒體提供了各政黨競選的舞台,讓選民得以對各政黨及候選人的政見,遺憾的是,我們卻看到選戰越激烈,歧視女性的言論與行為也就越多。 首先,國民黨提名北市南區候選人周守訓,在其競選影像廣告中,將女性完全物化,片中的女性穿著性感,只露出「乳溝」、站在周守訓的後側方,隨時提供服務給男性(周守訓),此種複製女性「服務」男性及將女性視為花瓶、無臉孔的影像嚴重污衊了女性的主體性。 此外,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總統大選過後,即曾因影射呂副總統「用什麼方法摸到總統那個非常敏感的地方」、「有那位女士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去摸那個男士小腹下面兩三吋地方」,而遭到婦團抗議。近日,宋主席對呂副總統的人身攻擊加劇,竟稱呂副總統是「吃得肥肥、穿得美美、遊山玩水、等領薪水」!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宋主席顯然沒有謹記在心,對於數月前的發言失當,並未深究核心問題在於父權社會對掌握權力女性的否定,並進一步以類似言論污衊呂副總統,我們感到萬分氣憤。我們對於國親兩黨在總統選舉期間一面高喊尊重女性,保障女性的參政權利,另一方面又不斷地以言語打壓女性參政人物的行為表達強烈的不滿。  就在昨天,宋主席又在一場選舉造勢晚會中,說出了「陳水扁說國父不只一個,那麼陳水扁的爸爸也不只一個」的言論,此言一出台下台上笑聲連連。一個國家的建立不可能只是由一個人的努力就可以完成,他是許多男性、女性共同努力的結果,因此所謂的「一個國父」思維本身就是一種父權思考邏輯的產物,而此種隱射陳水扁母親有婚外情或水性楊花的方式來打擊陳水扁,正是標準的父權權力鬥爭的形式---利用打擊或貶低代罪羔羊(通常都是女性)的方式來作攻擊手段。  我們對於,長期以來選戰中只有口水謾罵、不談政策辯論的現象感到失望與無力,但對於政治人物總是說一套,作一套,口裡高喊尊重女性、保障女性權益,卻又不斷地以言語直接貶抑女性的行為,我們要表達最嚴重的抗議! 連署團體:台灣女人連線、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台灣終止童妓協會、台灣21世紀婦女協會、婦女新知基金會、女選民行動聯盟、彭婉如文教基金會等7個團體聯合聲明。      
+ read more
2002年縣市議員及鄉鎮市長男女當選數字統計
2002年縣市議員及鄉鎮市長男女當選數字統計
這次女性縣市議員當選比例最高的縣市為嘉義縣的32.43%,其次是台北縣的24.62%,再來為台中縣的24.56%及屏東縣的24.45%等,大多數縣市的女性當選比例達兩成。倒數最後三名分別是連江縣的11.11%、宜蘭縣的14.71%及澎湖縣15.79%,雖然如此,澎湖縣的議長卻是女性的劉陳昭玲。 其他女性議長為嘉義市的蔡貴絲,女性副議長有台南市的郭秀珠與高雄縣的陸淑美。 有最多女性縣市議員候選人的是屏東縣,其次是台北縣、桃園縣;最多女性當選人的縣市為台北縣、台中縣、屏東縣與桃園縣。 女性沒有因婦女應有(保障)名額而當選縣市議員的有嘉義縣、屏東縣、花蓮縣、嘉義市及台南市。 從1998年的選舉結果來看,當選比例最高的縣市為彰化縣,最低為澎湖縣,金門及連江縣都沒有女性當選人。有最多女性參選人的是台北縣,最多當選人的是台北縣和彰化縣的13人。 鄉鎮市長的部分,最多女性鄉鎮市長的還是台北縣(13.79%),沒有女性鄉鎮市長候選人為新竹縣、連江縣,沒有女性鄉鎮市長的有宜蘭縣、新竹縣、台東縣、花蓮縣、金門縣、連江縣。有最多女性鄉鎮市長候選人與當選人還是是台北縣,其次是苗栗縣與彰化縣。 從1998年的選舉結果來看,當選比例最高的為苗栗縣及澎湖縣的16.67%,最低為台中縣的4.76%,桃園、新竹、台南、屏東、台東、金門及連江縣都沒有女性當選人。有最多女性參選人的是台北、苗栗及台南縣的9人,最多當選人的是台北縣和苗栗縣的3人。      
+ read more
以女性參政作為政黨選擇的指標
以女性參政作為政黨選擇的指標
   此次台灣國會與縣市長大選各政黨從藍到綠非常熱鬧,在政治光譜上可分為屬於認同本土的民進黨、台聯黨與建國黨,另外是認同中國的國民黨、親民黨與新黨,這兩大政治集團除了在統獨意識形態與認同本土與否上旗幟鮮明外,到底還有哪些特性可做為選民投票的判斷準則,這對許多中間選民及重視政策的知識份子來說極為重要。作為婦運工作者的筆者最為關心的無非是在性別意識上,這兩大政治集團內各政黨的優劣,因此本文擬以女性候選人提名比例的觀點分析各黨的社會進步性程度。       從各黨區域及原住民立委提名人數來看,此屆參選人數共有456人,但女性總共只有83人,比例約為18%,比起上屆382名參選人中女性有63名比例為17%,整體比例沒有改變;此次台聯黨推出39位候選人中只有4位是女性,民進黨推派81位候選人中有13位女性,國民黨98位候選人中有24位女性,親民黨61位候選人有10位女性,新黨有33位候選人卻有9位女性,建國黨提名人數太少故無比例上的意義;單純以數字來看,本土派中民進黨的女性比例遠高於台聯黨,而新黨的女性比例也高於國民黨和親民黨,台聯黨是所有政黨中女性候選人比例最低的政黨,這顯示其社會進步性有待商榷。       再以不分區及僑選立委比例來看,台聯黨提出16個名單有1位女性,民進黨是28名中有6位女性,國民黨47位名單中有13位女性,親民黨則是28名中有4位女性,新黨10位中有3位女性。台聯黨的比例也是最低,次低者是親民黨,這兩個首次投入國會大選的政黨顯然在性別比例上都較低,而這兩黨的候選名單也是由黨的領導人欽點,而非依民主程序產生,這顯現出黨領導人的父權意識型態深重,缺乏性別平權的社會思考,此一現象值得現代選民多加注意。       而此次國民黨女性候選人數成長迅速,成長的因素究竟是因為政黨有轉型的思考,還是因為受到一黨分裂為三黨影響所致,許多男性候選人跑到親民黨去,因而國民黨女性終於有出頭的機會,這尚需要再深入探討,但可知的是目前國民黨並沒有明文的具體性別比例原則。而民進黨雖於黨綱中明列四分之一女性比例之規定,然事實上受限於目前選區制度的影響,提名少於四席的選區經常就沒有女性候選人,因而總體女性候選人比例反而連20%都不到;此一比例問題本應以增加不分區的女性人數加以平衡,根據現行的遊戲規則,在民進黨內同志競爭日益劇烈的狀況下,要改變黨內選舉方式無疑是極為困難的,但這也讓許多對本土派政黨有所期待的女性選民感到遺憾。另外採取高額提名力保國會5%的新黨,女性候選人比例直逼三分之一,可惜該政黨政治實力不足,不過對於非本土的政治集團政黨確有重要的示範意義。       以縣市長部分來看,今年有女性縣市長候選人的縣市分別是新竹市、台中市、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花蓮縣等六個地區。比起上屆縣市長只有5位女性參選人數稍有增加,但此次民進黨、國民黨、親民黨都只有1位女性縣長候選人,台聯黨與新黨則掛零,另外有不少無黨籍女性出來參選,可謂在重重『男圍』之中獨樹一格,但根據實力原則,已經能夠預測此屆女性縣長人數將會比上屆明顯減少。其次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民、國、親三黨唯一的女性候選人特別集中在彰化縣,造成媒體不斷強化女人之戰的印象,而忽視其中某些女性候選人的真正能力與特質。例如親民黨女性候選人鄭秀珠就不斷主打她是某人的牽手來取得認同,但她個人過去並無突出的政治表現和自主性,對真正耕耘基層且有政治實力的翁金珠或葉金鳳來說,完全是在不同層次上做比賽,這種現象無寧說是該黨混淆選戰的策略,而非彰化縣民之福。       以此屆女性候選人數比例結果來看,本次大選女性參政的情況並沒有實質突破,這透露出未來政壇女性需要研發更有效的參政策略來突破目前的提名限制,否則女性將只被限制於某一比例之中,而難以整體改善性別政治的生態,或提升女性參政的實質內涵。同時筆者也希望藉由呈現上述的比例促使政黨走向比較進步的社會思考,而非依循目前的政黨重組邏輯,讓女性參政者只能作為政黨的廉價文宣品,而非成為真正有影響力的參政主體。      
+ read more
關於婦權會
關於婦權會
   近日民間婦女運動團體炮聲隆隆,主要是對於第三屆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日前召開大會所公佈的委員名單,及婦權會召集人的層級有所不滿,然婦權會功能不彰的問題其實是由來已久。       中央政府於1997年成立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的背景是,因長期以來婦女運動團體的強力要求,以及當時社會與論對執政的國民黨相當反感的情況下成立婦權會,該會一開始即號稱要跨部會協調統整發展國家婦女政策,廣納民間婦運人士的聲音與擴大參與。事實上委員會的成立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能透過跨部會的橫向聯繫及協調國家整體的婦女政策,以及對於婦女權益相關預算之編列與執行做評估及監督,並且能夠研究發展婦女權益之相關議題,整體提昇全國婦女的基本人權與地位。       但從第一屆成立至今,這樣的目標還未曾達到過。不但委員會召集人一路由行政院長降低到文建會主委的層級不說,就是委員的代表性與參與度來說,都很明顯是傳統官僚體系的作風,作為委員的部會首長經常缺席,由層級低的行政人員代表出席,這些代表根本沒有決策權限,而且因為召集人的層級過低,根本無法達成跨部會協調與統整婦女政策,文建會主委無權限能指揮內政部,這是婦權會功能不彰的首要結構性因素。再者其他民間代表的委員則多是國民黨系統的團體領導人(如黃昭順與潘維剛立委的團體及女青年會),在婦運團體抗議後才勉強加入一位非上述系統的團體委員,這樣的委員組成如何能夠監督或發展女性政策呢?       作為國家最高婦女政策推展的行政院婦權會在基本結構已有嚴重瑕疵情況下,其實是無法發揮功能為全國各個不同族群、年齡、階層的女性公民改善基本權益的。除了層級過低與委員會成員組成的問題外,開會次數之低也創下紀錄,上一屆(每屆任期兩年)總共只開過一次正式委員會,這樣明白的紀錄顯示婦權會不會有何作用。然而令人稱奇的是,這些無法發揮功能的委員卻可以從第一屆(國民黨時代)到第三屆(民進黨執政)持續連任,沒有更新換血與檢討,也沒有對公眾交代該委員會的具體成效與業績,更不要說在新政府也沒提昇層級,這對已有一位女性副總統與喬釣婦女仁權的阿扁總統所組成的新政權來說,未免太諷刺了。       另外,行政院挹注給婦權會從事相關婦女權益之十億基金結果被登記為基金不得動用,只能靠孳息來推展婦女人權,婦權會所設立的基金會至今也沒有向社會交代其所孳息的金額如何運用,委員有無利益迴避呢?亦或婦權會委員是最主要的資源運用者呢?最需要幫助的女性公民到底有無自婦權會得到助益?因此未來行政院婦權會及其基金會的績效也應受社會監督,相關資源也應該要妥善規劃運用並對公眾交代才是合理。       雖然第三屆婦權會的委員名單已經正式發表聘任,但是新政府若有心要彌補過去的不足與缺失,為今之計是擴大委員人數,增加一定比例民間婦運團體之代表,且將婦權會的層級提昇,讓行政院長親自擔任召集人總理跨部會協調工作,制定年度計劃與定期召開會議,讓委員會之決策具體落實,充分運用已有的資源並將過去資金運用狀況公告社會大眾,如此方能真正使行政院婦權會發揮應有之功能,具體且廣泛改善台灣婦女的處境與權益。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