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不要給受害者家屬第三度的傷害!

作者:台灣女人連線常務理事 黃淑英

 

報載,陳克華醫師在臉書中批判女性和女性患者。台北榮民總醫院眼科主任認為,「陳克華對病人的關心是真誠的,只是近期經歷不愉快看診經驗,加上前陣子家人驟逝,才會對命運不給他和家人有機會道別這件事,心懷憤怒的傷痛。」

 

這樣的說法,女人無法忍受,對於受害家屬更是傷害。

 

如果醫師對病人是「真誠的」,怎麼會罵女病人是肖查某?

 

更何況陳克華對於女性被殺事件的態度竟然是:

「….殺人固然不對,但,這背後我們可以進一步問:是怎樣的一個女人可以令一個男人激動失去理智到萌生殺機」。

 

對於殺人他只以「固然不對」輕描淡寫地帶過,接下來就指責是「女人的行為」令一個男人激動失去理智,意下,女人要為「被殺」負責任。

 

他個人的「憤怒的傷痛」和女性有何糾結,我不理解,但北榮可以因此合理化他扭曲是非,檢討被害人並詆毀無辜的女性嗎?! 陳醫師的行為及院方的說辭造成了對家屬再度的傷害。

 

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醫師出現這樣的心態和邏輯,應該是我們的教育(不只是學校)出了問題!

 

近日美國星巴克公司總裁因為某一員工涉及「種族歧視」,在電視機前,除了道歉,只說了一句話,「這就是不對!」,進而要求8千店面休業半天,全面進行員工人權再教育。

 

而根據報導,北榮眼科主任則是強調,「(院方)只是不希望因這次新聞事件讓陳克華失去他的專業能力,希望他能度過難關,持續替病人服務,因此一切門診暫不調整」。醫師的專業能力是只有醫療技術嗎?和病人的溝通及互動應該是專業能力的一環,因此,院方關心的不應該是專業能力的消失,而是如何消除陳醫師的女性歧視,以完備他的專業能力,再為病人服務。

 

我們理解陳醫師可能需要外力協助他克服社會來的壓力,但是,院方在媒體前的表態,除了加深人們對於醫醫相護或自己人徇私的刻板印象外,更是不良的社會示範。當北榮擔心陳醫師是否能度過難關時,有沒有想過受害者家屬情何以堪?而大剌剌地強調院方的立場時,心中沒有被害方,其實是對受害者家屬更大的三度傷害!

 

社會事件發生時,有時會出現「過度體諒加害者偏差的心理」、「檢討被害者的行為」以及「忽略被害者及其家屬傷痛」的迷思及現象,導致社會公平及正義的失衡。但是這樣的現象發生在全院除了一個人,其他人都有「性別平等」概念的北榮,我們是應該認為他們做對了呢?還是請他們向星巴克看齊?

 

本篇刊載於自由廣場 

 

 

 

 

看完這則文章你覺得?
實用
開心
驚訝
害怕
難過
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