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性侵一點也不「其情可憫」好嗎!

性侵一點也不「其情可憫」好嗎!

 

2010年,因數起性侵輕判事件引發大規模的925白玫瑰運動,促成隔年司法院對於妨害性自主罪量刑的檢討,當時即發現性侵量刑的普遍問題在於,法官量刑時往往從低度刑起跳,加重罪責時,加重不多,減輕時卻大幅減低等問題。

 

今年正值白玫瑰運動五周年,台灣女人連線檢視2011-2014年性侵量刑的狀況發現,性侵量刑的平均判刑月數雖略微提高,加重罪責最高刑期也有提升,唯在減刑部分不但沒有改善大幅減低的問題,近年甚至越減越低。這些被減刑的要件包括少年犯、老年犯、精神耗弱、瘖啞、自首等,但最常被引用的依據,是由法官自由心證引用的刑法第59條,以「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酌減其刑。

 

根據性侵判決,「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的情形竟包括:兩造關係為朋友、同學或網友等平行關係、被害人已成年、被告無性侵前科、手段非兇殘、有悔意、與被害人達成和解等。其他荒謬判決還有:「七旬老翁六度性侵8歲女童,法院衡量其素行良好及犯案手段,且雙方已和解,判決老翁執行有期徒刑十個月,可易科罰金。」、「男子求復合,強行將前女友拖到車上剝奪行動自由並性侵,事後還以簡訊恐嚇,但考量雙方已和解,犯後態度尚佳且無前科,強制性交判18月緩刑5年。」、「被告趁女性友人酒醉性侵得逞,查其素行非惡,一時未能克制自身情慾而犯本罪,且已和解,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判18月緩刑5年。」

 

法官未考量性侵案的特殊性,無視「六度性侵女童」及「事後恐嚇」等重大罪行,就以「悔意」的態度表現和「和解」的金錢補償來做為減刑的依據,但事實上,女性被性侵造成的終生陰影和傷痛,絕非和解或悔意能弭平的。而法官不但沒有同理被害人,卻同情加害人「一時未能克制情慾」,這種對加害人過於寬容的判決,無疑是對女性身體自主權的傷害與反挫!

  

在台灣,每年約有一萬四千件的性侵案件,亦即平均每天有38人被性侵,然,法官性別意識不足替性侵犯減刑脫罪,已使所有女性生活在不安的恐懼中,再加上政府對性侵犯監督管理的層層疏漏,造成今年5月更有2名性侵犯剪斷電子腳鐐逃走,8月甚至有30個性侵犯逃跑等事件,更加深女性人身安全的隱憂。因此,我們呼籲政府應檢討性侵減刑事由的合理性,並加強對性侵加害人的防治及監督,還給女人一個安全、安心的生活環境。

 

本篇刊登於2015925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法官您也太憫恕性侵犯了吧一文,此為全文。

 

 

 

看完這則文章你覺得?
實用
開心
驚訝
害怕
難過
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