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稿] 2005/06/17民間監督健保聯盟回應關於部分負擔

               2005.06.17

  617日健保局公告調漲部分負擔,「民間監督健保聯盟」對此表示嚴重的抗議,並且譴責健保局竟然違反法規,在沒有經過監理委員會的同意之下,即擅自調整部分負擔,完全無視於法令的規定及醫療使用者的權益。

        衛生署與健保局不斷地以「落實轉診」制度作為調漲部分負擔的理由,還以轉診制度已經是全民的共識來加強調漲的合法性。但調漲部分負擔真的就可以落實轉診制度嗎?台灣的轉診制度真的準備好了嗎?這是民眾最焦慮的地方,我們要問衛生署與健保局:

 一、   調高部分負擔就能落實轉診制度嗎?

衛生署與健保局不斷地將調高部分負擔做為落實轉診制度的唯一方法,但我們疑惑的是:從健保開辦迄今,部分負擔已經調了六次,為什麼前幾次調漲部分負擔無法達成轉診制度,而這一次可以呢?

 根據民國九十三年健保局所委託的研究報告顯示:從現有的國內文獻來看,部分負擔對於落實轉診制度到底有多少的效應,至目前為止尚未有定論。而國外亦有醫學統計顯示,用漲價的方式誘導民眾就醫,只有一開始會有效果,長期下來民眾習慣之後,就醫模式還是會回到原來的習慣。

 無論是實務或是學理上均無法證明調高部分負擔能落實轉診制度的情形下,我們無法接受衛生署/健保局再次以落實轉診制度之名調高部分負擔。

再者,假設這次調漲部分負擔真的可以誘導民眾到診所看病,我們還是要問:

 二、   基層醫師準備好了嗎?轉診的銜接機制準備好了嗎?

目前衛生署/健保局利用已有的轉診流程加上正在試辦的整合性家庭醫師制度來說明民眾醫療體系的轉診制度已經完成,要民眾安心到基層診所就醫。但是,現有的轉診流程不就是因為有「問題」/成效不彰,所以才開始試辦整合性家庭醫師制度計畫,然而至200412月底實際上加入計畫的只有269個社區約有1千位醫師左右,約佔基層醫師的15。而執行的狀況一直到現在也沒有任何評估證明:衛生署/健保局的家庭醫師制度的確能達到轉診的效果,並能確實保障民眾的健康。

雖然衛生署針對此次調漲提出了配套措施,包括增加整合性的家庭醫師、建構雙向轉診制度以及限制大醫院增加病床數等,對於這些所謂的「配套」,我們看不到衛生署對於民眾對轉診制度疑慮的回應。對於民眾來說,「大病看大醫院、小病看小醫院」是理所當然的事,問題是:民眾如何分清楚什麼是大病、什麼是小病?一個咳嗽可能是SARS、可能是肺結核、可能是,基層醫師能不能真的看出「病因」,是大家不敢到診所的原因,沒有後送的支持系統、捉著病人不放,都是民眾到基層看病的疑慮。但衛生署只以增加整合性家庭醫師來解決,但是我們連整合性家庭醫師制度是否真的有成效都還不知道;而且所謂的增加是增加多少?如果整合性家庭醫師制度不能普及到每一個地方,不是反而懲罰那些醫療資源不足地區的民眾。更何況,哪有衣服正在改,就叫人家穿下去?

 健保局不斷地以此次調漲只有兩成的民眾會受到影響,但如果已經有七成的民眾不是在大醫院看病,這不表示台灣的轉診制度已經作的很好了,我們有需要因為這兩成的人大費周章嗎?再者,這兩成不必在大醫院看病的民眾,到底有多少是在大醫院看病的?健保局到現在也沒有告訴我們,除了明顯的因為基層診所無法處理的疾病外,身心障礙者亦會因為沒有無障礙環境只能選擇到大醫院就醫,而一些特殊用藥在基層拿不到的情形,也是迫使民眾只能往大醫院跑的原因,健保局不去細查民眾往大醫院就醫的原因,而僅從「統計數字」來作政策的判斷,是一個非常粗糙的決策模式!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表示,衛生署以官冕堂皇理由來掩飾調整部份負擔的不正當性,卻刻意忽略落實轉診制度必須從整體支付體系改革,以及台灣的醫療生態調整來著手,一昧著拿民眾開刀,不禁無助於轉診,更是直接懲罰民眾的作為,督保盟除反對衛生署/健保局如此粗暴/非法的調漲行動,更對健保局竟然罔顧人民的就醫權益而擅自調漲的舉動表示嚴重的抗議與失望!

看完這則文章你覺得?
實用
開心
驚訝
害怕
難過
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