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從性別觀點看健保

 

背景

1995年3月台灣開始實施全民健保,1996年政府提出健保民營化政策的構想,引起社會非常大的討論。婦女團體擔心民營化後,將可能危及婦女的就醫權益,因而開始關心健保議題,並與其他社福團體、學者組成「搶救全民健保聯盟」,在各界壓力下,成功阻擋健保民營化政策,社福團體亦確立健保永續發展的基本立場--反對民營化、堅持總額。

 

2002年健保署為控制健保支出費用,實施總額制度。2004年醫界認為實施總額制度,導致醫療支付從原本1點1元變成1點0.8、0.9元,醫界不滿要求廢除總額聲浪不斷,行政院也喊出設立千億健保基金擬貼補醫界損失。眼見全民健康保險的重要財務調控機制—總額制度精神即將瓦解,且健保制度缺乏醫療使用者的聲音,台灣勞工陣線與台灣女人連線討論後,深覺民間團體應該再次發聲,因此結合長期關心民眾健康權益的社運伙伴,包括台灣社會心理復健協會、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老人福利推動聯盟、殘障聯盟等十三個團體於2004年11月16日組成「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簡稱督保盟),針對健保重要議題提出民眾觀點。

 

自2004年成立迄今,督保盟定期針對健保各項議題舉行內部討論會議,每年舉辦年度會報,並透過媒體訪問、記者會及公聽會監督健保政策之執行,目前督保盟成員有三個團體為健保會第二屆委員。

 

一代健保

1995年3月台灣實施全民健保,提供醫療保健服務。主要是將公保、勞保、農保、軍保的舊有保險體系整合納入全民健保中,故採取依「職業別」6類14目作為保費計算基礎,不同職業別的人繳交健保費的自付比例、政府補助比例也都不同,眷屬則依附在投保人之下,與投保人繳交相同保費。這樣的制度造成了多眷口數負擔過重、失業者繳的保費比有工作者多的現象,違反「量能負擔」原則。

 

健保修法

健保匆促開辦後,社會一直有檢討、改革聲浪,2004年起,歷經百餘位專家學者與民間團體的討論,提出二代健保—以「家戶總所得」為計算保費之基礎,所謂「家戶總所得」是指取消職業分類,以每一家戶成員的總所得作為保費計費基礎,以達到「量能負擔」、「永續經營」 的目標。

 

健保開辦後,醫療支出大幅增加,健保署開始以調整保費、部分負擔等財務調控方式企圖解決健保財務問題,直到開辦15年後--2010年3月衛福部才宣布將進行二代健保修法,意欲改革保費收取方式,健全健保財務。

 

2010年4月立法院終於審議「家戶總所得」二代健保草案,然在12月7日院會表決前,國民黨團推翻原先規劃之「家戶總所得」制,而改以現行制度加上徵收補充保費的方式,在沒有任何民主審議的程序下,於2011年1月4日強行表決通過,並於2013年實施。

 

現行健保的問題

1.6類15目的問題

現制6類15目(二代健保將受刑人納入多一目),肇因於當時健保開辦前,台灣已有公保、勞保、農保等職業保險,在倉促上路前提下,以「職業」類別作為投保基礎,然卻產生許多不公平、不合理的問題。

一、虛擬所得導致多眷口數負擔過重:一般受雇者依其薪資投保,其沒有工作的眷屬,如配偶、父母和小孩則按人數(上限為3人)加計同樣的保費,沒有收入的眷屬要繳一樣的保費,這對眷口多又只有一份普通收入的人而言,負擔很重。

二、失業者負擔過重:失業者的保費以全國平均保費60%計之(目前是749元),形成失業者沒有收入卻要和收入4萬多的人繳一樣多的保費,違反量能負擔原則!

三、政府補助不一:政府針對一般受雇者補助10%,有工作而無固定雇主者(投保職業工會)補助40%,失業或無業者(投保區、鄉公所)補助40%,自營商、專門職業或技術人員沒有補助。問題在於補助40%的人口中有許多是地下經濟的人口或高收入者(如:退休月領6萬元的退休族),相當不合理。

 

  1. 補充保費的問題

所謂的補充保費是指除了現制的保費之外,如果個人有超過4個月的獎金、房租收入、股利及利息等收入,其金額超過5000元者及兼差金額超過基本工資者,需要繳交補充保費,其費率為2%,若單筆超過1000萬者最高以1000萬計算,例如有單筆利息收入10000元,需繳200元的補充保費。

 

觀其內涵,補充保費的所得項目違反水平公平股利、利息計入,退職金、房屋等財產交易所得不納入;公司行號的商業租賃加計,排除住宅的租賃。其理由部分是選票的考量,部分是方便保費收取的行政作業,並不是站在公平的立場上思考。

 

「補充保費」是政府對於額外收入加收健保費,然「所得」對於每一個人的意義都不一樣,房租、利息對一些老人是賴以維生的所得,兼差是家庭負擔重者必要的所得,但是政府擅自給了一個「額外」的定位,並收取高於一般費率2%的補充保費。

 

另外,政府對於補充保費的收取,一樣有職業別差異,加入職業工會的人,工作所得收入都不用繳補充保費,但一般勞工只要有打工收入,就要課補充保費;有些退休老人領優渥的退職金卻不用繳補充保費,顯見補充保費的設計亦違反「量能負擔」之原則。

 

3.健保資源配置不合理的問題

藥價差是社會大眾對於健保資源浪費最為熟知的議題。藥價差的產生源自於健保給付醫院的價格高於醫院實際採購價,國際上一般藥價差範圍介於2%-15%之間,但依據健保署的調查,目前台灣的藥價差高達25%,顯然已屬於不合理藥價差。雖然健保局採取多項措施,如:同成分給付相同價格、逾專利藥五年內調降給付價格等,但在醫界長期「以藥養醫」的陋習下,藥價差問題仍無法解決。

 

再者,因為給付標準的不公平,造成部分科別逐漸式微的現象,以婦產科為例,健保給付剖腹產點數比割盲腸還要低、割陰道給付比割睪丸給付低等不合理現象,並導致婦產科醫師人力不足之現象。健保署雖已於102年支付標準調整方案中增加生產給付之點數,並於103年調整部分婦產科檢查與手術的給付點數,加上其他配套措施,暫時緩解婦產科人力不足之現象,然在健保資源配置仍然不公平的情形下,未來仍須觀察。

 

補充保費目前狀況

自2013年補充保費上路後,社會各界有非常多的批評聲音,因此,健保署陸續更改了相關規定:

  1. 單筆所得下限從原先預定之2000元調高為5000元,105年1月1日起將再調高為20000元
  2. 兼職所得扣取由下限之5000元調高為基本工資

 

我們的主張:

一、支持「家戶總所得」,反對虛擬所得

家戶總所得的計費方式符合「量能負擔」之精神,可減輕虛擬所得對多眷口數弱勢家庭的負擔,解決同樣收入卻因不同職業,繳交不同保費之不公平現象。

二、反對差額負擔及過高的部分負擔

過高的費用負擔會造成經濟相對弱勢的女性就醫上的障礙,直接影響婦女就醫意願,損害其健康權。

三、要求健保資源公平有效的分配

不合理的醫療資源分配及不同科別間給付的不公平,將造成高風險的婦產科醫師人數逐漸下降,使得婦女的就醫權益受損。

  

 

初版:2011.08.24

 

延伸閱讀

拼湊當改革--粗糙立法民眾受害

健保給付不合理,婦女健康被排擠!

 

 

 

看完這則文章你覺得?
實用
開心
驚訝
害怕
難過
火大